联系电话:0519-88904298
传  真: 0519-88904298
联系人: 顾志军
手  机: 13092569603
Q    Q:497143728 | 1034870026
E-mail: gzj93926884@163.com
地址: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郑陆镇焦溪
干燥设备内容
劳动者报怨制造行业工资低而城市消费高不够生活
作者:顾志军 | 原创 来源:常州干燥机 | 时间2012年10月12日

  按照广州市2012年劳动力市场工资指导价位来看,塑料产品加工工人的月平均收入在1600元左右,电子器件制造工人月平均工资在2200元左右,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制造业岗位工资。“除掉吃饭和日常的开销,如果不想住工厂的宿舍自己出去租房子,这点工资房租都不够了,不要说能寄钱回家”,在广州某电子器件工厂做一线生产的工人小欧说,他从老家广西来广州半年,“打工就是月光,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,根本存不了钱”,应该说,新生代的外来工与其父辈相比,更加注重个人生活,像小欧这样,每月工资2300元,除了吃饭,他还要买点衣服、上网、每周跟朋友老乡出去聚会,“吃顿饭,有时候唱个歌”,追女仔,来广州之后还换了个手机……这些花费,让他始终没有存款,“一分钱也没寄回家过,这都快到年底了,我不知道该拿什么钱回家过年”,他说,“没办法,大城市是好,但是消费高”。

  “我们与基层打工者接触和交流比较多,让我们惊讶的是,他们换工作频率非常高”,大谷打工网华南区市场公关总监唐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“有的打工者直言,在这个地区我在哪家厂工作,工资几乎没差别,所以我1~2个月就习惯换一个,总有个新鲜的环境”,甚至有些外来工换工作的原因是“工厂周围没有网吧”、“这间工厂女工太少,我想找个女朋友”、“我的老乡在那家厂,叫我过去我就去了”。当这种工作岗位的流动已经无法提供新鲜感的时候,部分打工者想到换城市、换工种,甚至返乡。

  丁胜是宜春人,来广州2年多,也是被老乡带来的,他是个带线组长,在车间工作,他想离开的原因是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”。“这2年在广州换了4~5个单位吧,都做不长,原因各种各样”,他说,“总是没有特别满意的,感觉就是在不断的凑合”,他已经在托人打听,如果老家有差不多的工作,“还不如回去算了,至少可以方便照顾父母家人。父母年纪都大了,作为长子,不在身边总是不应该的”。背井离乡,城市的繁华无法带给更多的打工者归属感。年轻一代的打工者,赡养老人和小孩教育也成了他们的心头难。61%的受访者表示,回家乡发展最大好处是方便照顾家人。

  现在新一代的打工者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找到一个糊口的工作,他们对个人成长、工作环境都有自己的想法”,人力资源专家表示,正因为如此,在打工者身上出现的“流动性偏高”、“难找合适的工作”的现象就越来越多。

  按照历年的惯例,以广州等为代表的珠三角加工制造企业将在近期收获年尾订单,经历了开工不足的暑期之后,制造业亟须补员,以保证马力全开完成订单。然而,从目前来看,四成外来工有提前返乡的意愿,第四季度制造业企业补员困难,缺工基本已成大趋势。

  以广州为例,总是会出现阶段性的缺工,每天都有工厂在各个招聘市场招人,为什么外来工还是会觉得“就业机会少了”?正如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主任张宝颖所说,“结构性缺工是主要原因”,简单地说,就是“岗位招不到合适的人,工人找不到合适的岗”,门槛低的岗位往往待遇偏低,打工者觉得薪酬没有吸引力,需要技术的岗位待遇高,但是没有相关技能又无法上岗,因此,“就业机会少了”背后真正精准的描述还是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”。

  近年来广州最低工资标准一再上涨,然而,最低工资标准只是保障劳动者最低生活的标准,事实上,从各大招聘市场反馈的信息来看,“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根本就招不到人”。

 

【全文完】